網頁

2014-03-20

人民才是立法院的真正主人-請兩黨立委與行政院端出服貿配套

喜歡本文請押讚好,如果跳出確認視窗,要再押一次"確認"才能成功給我一個讚唷~

image

    2014年3月18日,近兩百名學生衝入立法院,佔領國會議堂。隨即遭到警方包圍,並且與外界隔絕。起因於立法院在服貿協議的審查會議,先由民進黨放音樂杯葛審查進行,而國民黨為了達成審議任務,逕行付諸投票,在多數優勢之下,服貿協議在沒有審議的過程下,就被兩黨立法委員呼嚨蒙騙過去了。

    儘管許多爭論議題來停留在非常低階的反服貿協議還是支持服貿協議,但真正令人憤怒的事情是:立法委員集體瀆職。(去他媽的立法委員!)

    服貿協議是在ECFA之後的貿易談判細項,可以看成是在早收清單後的第二套早收清單。因為它仍然不是ECFA的全部。總之,台灣與中國雙方都同意,採用漸進式、慢慢談的程序來把ECFA完成。

    而ECFA的存在,是由於台灣於2002年以「台澎金馬個別關稅領域」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在WTO架構之下,各會員國之間要在一定的時程之內完成互相的互惠貿易協定,終極目標是達成全球自由貿易。由於WTO的規範,台灣與中國同為會員,不論早晚,終究必須完成貿易協定,因此不能再進行過去的「戒急用忍」,古早的貿易保護政策也必須逐步放棄。但好消息是,WTO規定雙方原則上必須平等互惠,也就是說大家玩可以玩一場我給你A,你給我B的談判遊戲。當然,所謂的A、B不必須遷就於"貿易"之上。

    故事就這樣繼續說下去了...

國民黨,天真浪漫的幼稚派

    台灣不論是民進黨執政或是國民黨執政,都對企業十分友好,因此長年補貼外銷產業,每年的GDP成長落實於企業利潤之上,但卻沒有被分配到勞工薪資所得。這個問題原本應該從法律架構面去規範企業,但立法委員是財團養的,自然不敢動刀到自己的金雞母頭上。

    因此台灣被譽為是奴隸島、鬼島,對於勞工保障十分缺乏,大型與中小企業任意要求員工超時加班,卻不給予對等的保障薪資,此外,在2008年更大膽的開放無薪假,為了達成彈性工資,讓企業主有空間,在自行決定的條件之下,要求員工降低薪資。(後來政府才端出配套,規定必須申報審查,並且企業必須是在合理的虧損狀態才可以施行無薪假)。責任制、無薪假,成為企業的倚天劍與屠龍刀,可以任意從勞工剝削薪資。雖然有個彈性工資的大餅,但是企業虧損,很可能是來自於雇主決策失敗,如果是雇主與股東的錯誤,卻把風險轉嫁在勞工身上,對勞工是非常不公平的事情。

    由於長期薪資停滯,以及國內資金氾濫,但國內投資缺乏,執政黨想到的根本解決之道,就是引進台灣身旁最大經濟體--中國的力量。在過去與中國沒有正常交往的封閉主義之下,台灣經濟的發展的確受到限制。因為我們自己放棄了一個投資的管道,尤其是同文同種的大中國企業。聽起來好像很可怕,我們好像真的嚴重閉鎖,所以少了中國台灣就活不下去。

    但其實台灣對全世界基本上是開放的,因此,其他國際集團經過商業評估,如果不來台灣投資,我們也不必妄想中國的產業界會捧著熱錢貼我們台灣的冷屁股,天底下沒有免費的午餐,中國要來當然是有政治目的,希望可以在經濟層面影響台灣。就像美國對於日本、韓國、加拿大、墨西哥以及台灣等國的影響力,中國企業(尤其是國營企業轉投資、子公司)參與台灣市場,必定加深台灣的中國化。這就是與中國交往的危機之所在,政府必須要審慎應對,並且仔細推敲中國可能執行的非法手段。

    再來就是自由貿易通常可以增加雙方的經濟成長,而且對於國內市場的消費者有福利增益。但是,根本的現實問題是,並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受惠。雙方國家的產業都會有得有失,只是比例上與產業別的影響數差異而已。因此國民黨根本不該把服貿協議神話,當作是經濟萬靈丹,這樣的做法只會增加人民的不信任感。況且,台資企業都奴役台灣人了,國民黨真的認為中國企業來台灣當雇主,就會是冤大頭嗎?

民進黨,為反對而反對的笨蛋

    然後跳過來講民進黨,蔡英文主席(我批評她,是因為我最支持她)應該對於國際談判並不陌生,事實上她對貿易談判的底子要比馬英九強得多。再怎麼樣反對,也不該是意氣之爭。WTO允許會員國之間透過互利原則降低貿易障礙,但是會員如果不遵循此機制,WTO也不是仲裁機構,怎麼有能力控制會員國呢?其實WTO有「以牙還牙」規則,如果台灣在這個階段片面反悔承諾,中國與其他會員國可以對台灣進行貿易報復。民進黨的反對人士,在這件事情上,卻避重就輕。

    國際談判不是兒戲,民進黨不可能不知道台灣如果片面終止服貿協議的後果,在國際上,台灣將會成為沒有信用的國家,並且可能面對交往國家的貿易制裁,如果要改也必須要有正確的策略,讓對方心甘情願重回談判桌。但或許這也是民進黨惡毒的與精於算計的地方,民進黨想要成為執政黨的絆腳石,這樣把事情擺爛之後,就可以玉石俱焚,不要讓執政黨把經濟成長的好處通通拿去。

    因此,民進黨在服貿審議過程中百般不配合,他們說責任都在國民黨身上,國民黨簽了一份不能修改的合約,既然不能修改,為什麼還要逐條審議?這是民進黨在卸責。他們從來不跟大家解釋,到底立法委員審議的目的與效用在哪裡?如果某些條款在國內確實有嚴重爭議,是可以在協議本文之後的遺補、雙方意向書去追加修訂,甚至暫緩執行部分本文條款,並非非改本文不可,民進黨卻始終提出要修改本文的意見,實際上很難落實。如果民進黨與國民黨簽了一份對自己有利的合約,國民黨以選民壓力為由想要片面修改,你民進黨會傻傻的配合著上談判桌修改嗎?

   他們也不講WTO的大架構,卻拿出許多學者對於服貿協議的爭議之處大作文章,讓大家以為服貿協議是充滿了邪惡的猛獸,會把台灣一口氣吃掉,是一個賣掉台灣的協議。這不讓人意外,民進黨就是鬥爭起家,過去炒作「種族議題」,在台灣形成大閩南沙文主義,用本土化取代國際化。明眼人才看得出來,現在的民進黨則是把服貿說成「黑箱作業」同時操弄「保護主義」,想要在台灣形成反全球化思維,用貿易閉鎖取代全球化。不論是種族歧視還是保護主義,其實都是十幾二十年前或更早之前,國外民間流傳的阻礙世界進步的舊思想,在台灣復刻而已,民進黨並沒有比較愛台灣,或是對台灣未來深深思考過。他們在這次學生運動之中,只扮演著慢半拍的角色。

立法委員仗勢瀆職欺負人民

    而許多反對服貿協議的學者對於其中協議對台國防安全以及自由言論的影響性,以及開放陸幹來台,對台灣的影響性程度一定是相當大的,甚至中國對台灣可能會有干預主權的動作。不過,這就是審議的重要性。

    審議是為了要逐條宣讀內容,並且讓有意見的立法委員,依照他們的智囊團提出的見解,在會議上提出意見。那些意見要幹嘛呢?要拿來立法或是請行政院設計行政規範的初步草案。這對於台灣人民才是最重要的,雖然我們可以延緩開放的步伐,但終究面對開放的時候我們必須要做好應對的工作,當我們與談判國進行雙方攻防的談判之後,中國獲取對台灣的影響力,而台灣獲得中國的讓利,我們可不是傻傻的就門戶洞開,就像結婚之後,你可不見得可以想要上床就隨時上床一樣,台灣仍然有內部權衡與管理的能力。

   審議,就是為了生出將來配套的前置作業。例如:

    1.針對服貿相關產業,涉及國家安全與言論自由之產業,行政院是否已經相關配套的管理辦法,立法院是否已經準備進行「陸資企業在台行為的監管法案」?

    2.陸資企業來台是否應該要提繳足額保證金,以因應陸資企業的惡性倒閉、非法資遣員工、販售黑心產品、或是違反公平交易的聯合壟斷行為,又是否強制雇主必須將台灣員工加入勞健保,不得謊報薪資?

    3.隸屬於陸資企業的台灣員工,是否能夠保障勞工權益,政府是否願意成立半官方的「陸資台灣勞工公會」,針對勞工薪資與雇傭爭議之事項,協助勞工進行評議、協調等維護勞工尊嚴與爭取該有權益?

    4.在服貿合約當中,明顯的受益產業等同於接受政府的扶植與補貼,應該要讓利益全民共享,而不是獨厚股東與特定經營者,特別是金融業是否應該要調高稅率將部分利益回饋全民?

    這些討論事項,其實在服貿條款逐條審議當中,都應該被註記在兩黨的討論內容之上,以對未來的貿易開放做準備。令人憤怒的事情就是,兩黨立委罔顧人民利益,模糊焦點,把審查的重點放在「贊成或反對服貿協議」的大帽子之上,完全無視現實以及生效之後我們人民與產業即將面對的挑戰。

學生,理想化的夢想家

     其實我很懷疑,在立法院內抗議學生的他們是否真的清楚貿易協定對台灣的重要性?國際談判需要談判員之間的鬥智,很像是警匪片的談判專家,需要與歹徒斡旋以營救人質的過程。談判桌上的過程自然不是公開透明,而談判的策略團人數也必須控制在一定的數量之內。

    談判前台灣的立場基調,以及談判之後政府要進行的配套與做法的規劃,就應該是公開透明,並且積極與民眾溝通的,正如先前所說,自由貿易對於談判雙方來說,絕對不是國內每個人都能同時受惠的,所以由於談判過程不公開,就把服貿協議說是黑箱作業,這是替談判過程扣了個黑帽子。

    為什麼政府一直宣傳ECFA之後,台灣有利於加入TPP或是其他國家的FTA。這就像克里米亞自行決定獨立,只有俄羅斯承認,而其他國家不承認是一樣的道理。

    台灣國際地位弱勢,儘管我們是WTO成員,但台灣不是正式的國家,多數國家承認「一個中國」,因此,在這種不利條件之下,其他國家要與台灣簽訂貿易協定,會受到中國阻擾。原則上就是,如果其他國家跟中國簽了FTA之後,藉由同屬一個中國的法理邏輯之下,我們的貿易協定的位等,應該落在其他國家與中國的FTA之下,否則實務上複雜的貿易往來的會互相牴觸,尤其是跨多國家的供應鏈貨物流通。(例如,美國企業到台灣下單,台灣部分加工,送到中國又完成最終組裝,請問那些產品要算美中FTA,或是台灣中國的ECFA,還是隨便亂算?)就算是台灣想加入美國為首的TPP,美國也要觀望中國的臉色,這是國際現實,美國不會傻傻的直接得罪中國。台灣現階段的策略,就是要透過ECFA當作地下管路,然後與其他國家簽訂能與ECFA對等的貿易協定,ECFA就像是個判決先例,會成為其他承認一個中國原則的國家與台灣談判貿易條款的基準點。

    這也是為何搞到現在我們台灣只有跟一些阿薩布魯承認台灣的國家簽訂FTA貿易協定,台灣逐漸被孤立化。民進黨的說詞是,未必要有ECFA,也可以有FTA。如果我們國際地位與經濟實力堅強,或許可以一搏。但是他們沒有說的是,ECFA若生效,在與其他國家貿易談判上確實會有幫助。

    而國民黨沒有做的事情是,預先做好產業的相關法案配套,增加台灣的防禦與監管措施,讓勞工與企業知道政府未來的做法。而且國民黨對於合約無法修改的解釋並不正確,若在國內有極大爭議,整份協議並非毫無更動的空間,只是要有正確的方式去與對方重啟談判。此外,在總統府的壓力之下,行政院悶著頭忙著完成服貿,國民黨立委根本沒幾個人想過配套這件事情,因為時間還早,到時候要立法,也是下一屆2016選舉後的立委與行政院來傷腦筋,因此他們打算擺爛把問題丟給下一任。

    我很敬佩那些學生們,但如果學生們清楚我們應該監督兩黨立院代表與要求政府的方向,服貿協議這件事情會往更加正面的步調發展下去。

    天佑我們的下一代。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