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4-01-06

君士坦丁堡的陷落 土耳其醞釀地緣風險

喜歡本文請押讚好,如果跳出確認視窗,要再押一次"確認"才能成功給我一個讚唷~

 image

    美國聯準會才釋出QE退出訊息,新興市場便紛紛遭受各種金融市場熱錢流出的考驗。其實,熱錢短期流出並不會造成嚴重的問題,真正糟糕的是熱錢流出正好遇上國內政治風暴,這時候會加速資金流出的力道與速度。

    土耳其曾經是中東興新市場中成長最強勁的國家之一。但現在土耳其政府卻在最「恰好」的時機點上,自己深陷政治危機。國內三位部長由於涉及貪腐,部長與相關官員皆紛紛被迫辭職,至今民眾依持續示威遊行要求總理下台。地緣政治風險會加速熱錢逃出,資金異常流動會導致國內金融機構或企業面臨金融市場大幅波動的投資風險。

    根據過去的標準經驗,熱錢大幅外逃的國家都會出現標準的三個前奏曲:

一、股票市場大幅回檔

image

    去年九月土耳其已經先出現一次政治紛爭,當時加上聯準會釋出緊縮訊息,股票市場大幅震盪,但到了去年底聯準會FED已經確認了逐漸減少寬鬆(義同於緊縮)的訊號,而土耳其國內政治卻越來越緊張,示威遊行不斷,為這個國家增加相當大的不確定性。伊斯坦堡100指數跌到近年新低。

二、本國貨幣在外匯市場大幅貶值

image

    通常股票市場下跌,頂多會有部分資金流出而已,外匯市場通常也會有一定的胃納量可以吸收短期資金的流出,但是如果國內政治緊張引響至金融層面,逃出的熱錢就在外匯市場留下不可磨滅的足跡--本國貨幣巨幅貶值,也義同於國內美元短缺。國內貨幣大幅貶值,會影響企業或是金融機構海外債務的價值,這些項海外借錢的法人機構,就會出現由於匯率變動風險而產生資產負債表的匯率不平衡,侵蝕股東權益。

三、政府公債殖利率大幅攀升

Turkey 10-Year Bond Yield(Weekly)20140106212825

    如果只是股市與匯市的金融波動,這時候政府還有能力可以透過財政政策與貨幣政策來緩解,可是如果政府公債殖利率大幅上升,這表示政府公債一樣在市場上被拋售,不但降低的政府的信用能力,還增加政府舉債成本。

    一切都如同過去歷史教材的標準模型。一個國家三個最主要的金融市場價格大幅下滑,會導致國內資產的大幅縮水,此外還會引響國內投資人的信心與消費意願。

image

    更糟糕的事情是,如果這些事情同時發生在經濟成長低迷的時期,就很容易對實體商業運作產生相當大的傷害。土耳其現在就遇上這樣的麻煩事,不到5%的經濟成長,卻遇上10%的債券市場殖利率。土耳其共和國背後又沒有如同歐元區的ECB或是德國、法國可以撐腰,在我看來這個國家現狀是如履薄冰。

    依照中國與印度今昔對抗熱錢逃竄的做法,就是先大幅干預股市穩定,然後再來想辦法挽救外匯市場,只是我們並不了解土耳其政府現階段是否有能力,砸銀彈來金援金融市場。雖然,我們並不能精準預測土耳其政府是否有能力度過這次危機,也不知道有多少中東國家在土耳其有大量的曝險,但我們可以避開土耳其基金以及中東區域型基金。

    2014年,君士坦丁堡將陷落了嗎?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