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3-07-05

歐洲財政武士道

喜歡本文請押讚好,如果跳出確認視窗,要再押一次"確認"才能成功給我一個讚唷~

image

    武士道精神是一種意識形態,其哲學就是堅持各種美德,通過履行這些美德獲得崇高的榮譽,對於武士來說榮譽比生命還更加珍貴,而為了維繫榮譽切腹自殺是武士道精神的最高境界。遠在歐洲的德國,有著最相似日本武士道的民族就是德意志精神。

只剩一個角落的繁華

    二○一○年起,歐洲陷入了債務風暴,歐洲邊緣四個國家:葡萄牙(Portugal)、意大利(Italy)、希臘(Greece)、西班牙(Spain),開始出現債務違約風險,公債殖利率飆漲,這四個國家還被戲稱為歐豬四國。

    「大家都怪他們花太多錢,舉債度日。現在遭受到債務違約的惡果,是活該」。這是大街小巷的(陳x茜為首的)民俗財經專家給大家的歐債故事的答案。

    這一切要從歐元成立說起,歐元的成立讓歐盟成員國受到很好的待遇。歐洲各國銀行紛紛搶進購買歐洲成員國的政府公債,不出幾年,歐洲所有成員國的公債殖利率紛紛下降到與德國公債十分接近的水準,因為市場認為:「他們用相同的貨幣,有共同的中央銀行。」銀行與債券市場會這樣想,理所當然。畢竟,當美國聯邦出現統一貨幣與聯準會的時候,也是有著相似的情況。

  不過,加入歐元區,並不是免費的午餐。最早期的《馬斯垂克條約》(Masstricht Treaty)中明訂加盟之財政門檻,債務餘額占GDP比率不得超過60%,每年預算赤字占GDP比率不得超過3%,超過者必須持續降低其比率,或證明其逾限調整是暫時或例外的情形(儘管至今已經加了許多修正)。歐元區這套僵固的系統,限制了成員國的債務上限,當超越債務上限時,成員國家必須進行積極的撙節措施來應對。

百年一見金融風暴

    看似牢不可破的貨幣聯盟,在二○○八年金融危機之時,全世界景氣與經濟成長大受挫折,故事大家已經耳熟能詳。經濟持續低迷與低度成長的情況之下,每個國家都會遇到相同的事情,就是政府原本的社會福利措施,會在經濟衰退時期,由於越來越多人落入貧窮線之下或是遭遇中期失業打擊,政府會自動增加支出,我們稱為--政府的自動穩定政策。

    另一方面,由於家庭收入與企業獲利大幅下降,政府的稅收自然也就每況愈下。政府福利支出增加,來自民間的稅收減少,政府赤字就會擴大。通常經濟危機數季就可以獲得舒緩,但時間持續拖長,政府就會大幅累積債務。

    正常的國家,如日本、美國遇到這樣狀況的時候,第一步就是可以增加貨幣供給,使得貨幣進行內部貶值,產生較高的通貨膨脹應對。第二步就是降低利率或是干預匯市,使得貨幣外部貶值,出口產業維持競爭力,同樣的以輸入性通膨作為代價。

    歐盟成員國則沒有自己的印鈔機。他們無法自行增加貨幣供給,也無法自行調整匯率,一切依賴ECB的決策。但貨幣政策必須考量到全歐盟各國的狀況,因此對於歐豬五國來說是適合的貨幣政策,但對於經濟狀況較好的德、法來說就是過於寬鬆;對於德、法適合的貨幣政策,對歐豬五國來說則是過於緊縮。由於,歐洲成員國沒有自己的貨幣工具,面對債務只好以撙節--減債,作為唯一的應對方法。

    這問題在單一貨幣的美國不會有問題,因為美國聯邦政府原則上會概括承受州政府的債務。但歐洲有看起來最高尚的《馬斯垂克條約》。

崇高的財政道德

    人類集體的無知並非偶然。二○一○年起,歐洲紛紛遇到重要的選舉,政治人物怎麼可能告訴大家說,「喂~我們目前債務過高,為了共體時艱我們暫時讓債務水平提高吧!」說出這種真實話的政治人物,根本就不用選舉了。

     政治人物一窩蜂的高舉著財政道德與財政紀律,好像只要減債或是撙節看起來就是對選民有交代,因為選民也是愚蠢的,大家認為政府債務違約一定就是亂花錢的結果,這是三歲小孩都知道的事情。雖然,個人債務與國家債務本質上應該是兩回事,但是現在雞排卻變成了Gbye,政府債務在歐洲人人喊打。

    不但如此,那些歐洲政治人物有更高的神主牌位--哈佛大學教授萊茵哈特、羅格夫出版的《這次不一樣:國家為什麼會破產》,用低能的"統計"方法證明了「當國家債務超越90%以後,接下來幾乎都是經濟衰退。」這時候經濟衰退又跟債務綁在一起混為一談了。群眾認為債務是導致經濟衰退的根源,因此,似乎暗示著:「降低債務經濟就能夠使經濟恢復成長。」這錯誤的邏輯與暗示蔓延全世界人類的腦袋。

     這一切更助長了歐洲國家努力減債的理由與依據,減債,成為歐豬五國的唯一選項。

     喔,在經濟衰退時期,政府努力減債,就像失業的人要勒緊褲帶一樣,看起來多麼的崇高毫無破綻呀?

經濟上的悖論

    問題就在於此,個人減債與政府的減債本質上是不同的。政府減債必須透過長期的增加稅率與降低支出,這意味著經濟體將有更少的總消費,同時也是更少的總所得。這就是所謂「節儉美德的悖論」。

    面對這樣的情況,應該採用更溫和的態度來容忍與面對債務危機,尤其歐洲國家採用了單一貨幣,只能撙節的結果,讓我們看到歐洲人不像美國人那樣大膽積極地採用非常態的貨幣政策,甚至可能有歐洲人會笑FED毫無紀律。

   那我們來看看成果吧~

image
圖、美國與歐元17國實質GDP

    從二○一○年起,歐元區像落入了深淵泥沼,歐債危機持續蔓延,要求成員國撙節的結果,全體GDP持續下降。毫無紀律的美國卻能持續成長。

 

image
圖、美國與歐洲經濟成長率

    若從經濟成長率GDP YOY來看歐洲區的衰退更加明顯。二○一○年底到現在,歐元區就陷入衰退,二○一二年更陷入負成長,一路毫無起色。也就是說撙節措施一路進行的過程,歐洲人付出了經濟衰退的痛苦代價,而不是撙節之後得到經濟恢復成長的境界。

財政撙節的美妙果實

    在台灣,同樣追求高道德的奧地利經濟學派的民俗財經專家,他們一定會用直覺而不用課本理論告訴你,跳出來高喊美國的經濟成長是假的,歐洲人是「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因為撙節才可以降低債務,降低國家債務將來才不會衰退。

    但他們不知道的事情是,事情終於到了二○一三年,萊茵哈特、羅格夫的假說被發現統計錯誤,變成真的是假的理論,真相大白原來國家縱使背負超過GDP90%的公共債務,還是可以繼續經濟成長!

image
圖、美國與歐洲失業率

    二○一○年後,美國由於極度寬鬆的貨幣政策與非常態的QE1、2、3,經濟沒有大幅成長,但失業率至少持續下降,歐洲人呢?他們在二○一一年開始施行激烈的政府裁撤公務員之後,失業率大幅增加呢。「歐元,這真是太神奇了!」

    好吧,你會說,撙節至少一定會有好處的。至少大家債務下降,以後比較不會出事。恩,事情是這樣的嗎?

image
圖、美國與歐洲政府公債占GDP比率

    哇,歐元區17個成員國的平均債務比率趨勢跟貨幣最寬鬆毫無紀律的美國一樣,撙節措施之後債務比率原來會越減越高呢!不但如此,失業率與經濟成長還更惡化呢!(正所謂一群人聚在一起就會變笨,聰明一世的歐洲人集合起來一起發行貨幣,其實也沒多高明呀。)

    歐債問題最簡單的說法就是:「家裡未成年的小兒子在外欠款,但是有錢的父親卻不肯盡監護人的責任代償款項,借錢給小兒子的銀行只好自行認賠,搞得全天下大亂。」美國人就沒那麼傻,它們政治人物嘴裡喊著財政紀律,實際上願意在特殊情況下讓債務暫時超過上限,作法溫和明智許多。

    如今,歐洲市場又繼續盛傳歐洲債務風暴的雜音。如果德國人願意多一點理性思考,多一點世界公民的責任感,「歐債」就不用讓全人類付出那麼多年那麼久的經濟疲軟。歐債危機從頭到尾就不是天意如此,而是一場人謀不臧。

    歐洲人堅持的財政紀律,就跟日本神風敢死隊一樣的武士道精神,我們一起祝福歐洲人。至於跟著歐洲人一起瞎起鬨的民俗財經專家們,就繼續跟歐洲人一起把經濟學課本丟到腦後,擁抱哈佛教授錯誤的統計推論,在台灣繼續用高道德與錯誤的觀點來看國家債務問題吧!

image

    對經濟知識理論敢大吐口水的人,不是真的聰明過人有見地,就是其實特別愚蠢而不自知。我所見到的多數人屬於後者。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